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新闻 » 不堪回首“莞式服务”,酒店经理沉沦之路

不堪回首“莞式服务”,酒店经理沉沦之路

发表于:2017-03-19 21:14   来源:上海乐天会所  点击:
  2016年2月,央视曝光东莞色情行业后,举国哗然。随后,东莞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扫黄行动,大量“小姐”“妈咪”等涉案人员被抓,他们注定要为自己的失足埋单……
   令人震惊的是,在东莞“妈咪”中,竟不乏高学历高素质的男性。李向东就曾是一所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在广东多家星级酒店做过中层管理者,后来在种种诱惑下,他竟沦为“莞式男妈咪”,从此陷入了一场人生风暴。近日,他向笔者讲述了自己不堪回首的经历——
   钱色之惑
   酒店经理沦为“男妈咪”
   李向东是湖南省湘潭市人。1993年,他从上海某大学酒店管理专业毕业后,曾在长沙工作,不久和长沙姑娘罗雪虹结婚,1995年生下女儿李婷婷。为了养家,1997年,他只身南下,先后在广州、深圳多家酒店担任过部门经理。
   2004年夏,经大学同学张强介绍,35岁的李向东认识了东莞市常平镇骏辉大酒店副总经理余天成。对方多次向他抛出绣球,想挖他过去担任该酒店房务总监。当时,他在深圳龙岗一家酒店做大堂经理,月薪1万多元,余天成对他说:“我给你年薪30万,再给你办张酒店VIP终身享受金卡!” 
  李向东无法抵挡高薪的诱惑,不久便辞职来到东莞。那天下午,签订任职合同后,余天成将一张VIP金卡交到他手里,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好好干,大哥不会亏待兄弟你!”出门后,李向东禁不住问余天成的女秘书,那张金卡有什么用,女秘书笑而不语,将他带到酒店负一层桑拿中心的一间贵宾室,然后转身离开。
   李向东惊讶地发现,张强正躺在贵宾室的桑拿床上,还冲他嚷道:“快过来享受享受!”李向东以为只是正常的沐足、按摩,便躺下边享受边和张强聊天。张强是福建人,大学毕业后就来到东莞,先是跑业务,后来自己在常平镇开了一家电子厂,生意不错,只可惜他家庭不和,当时刚刚离婚。
   没聊多久,张强出去上洗手间,房里只剩下李向东和按摩女黄莉。李向东闭目养神,却听黄莉说道:“李总,我们可以开始了吗?”他睁开眼睛,发现黄莉竟脱得一丝不挂!他顿时明白了那张金卡的特殊之处,慌得连忙坐起来,说:“不用、不用!”可黄莉双手缠绕着他,不让他走,还娇嗲嗲地说:“那可不行,余总和张总吩咐了,如果我不伺候好你,饭碗就没了。”在美女的攻势下,李向东心慌意乱,最终只好“投降”……
   当天晚上,李向东接到张强打来的电话,“老同学,感觉如何呀?”李向东十分尴尬,不知说什么好。张强又说:“这桑拿中心是我承包的,刚开业不久,以后我俩互相帮衬吧!”李向东一听,不禁抱怨道:“你这是拉我下水啊!”张强却打哈哈:“老同学说到哪儿去了!我知道你有老婆孩子,人又正直,但男人嘛,总得消遣消遣,何必活得那么累?放心,这事就咱俩知道!”
   的确,在此之前,李向东是个规规矩矩的男人。他的妻子在长沙一家事业单位上班,夫妻俩虽然两地分居,但他每个月都会抽空回长沙与家人相聚,放长假时,他还会把老婆孩子接到广东玩。除了和同事打打麻将,他没什么别的爱好,在酒店业混迹多年,也从未拈花惹草。这次,被老同学“拉下水”后,李向东羞愧之余,也感到十分刺激。此后,在张强的引诱下,他渐渐“放开”了……
   在骏辉大酒店上班后,李向东很快胜任了这份工作,余天成对他的表现也很满意。只是,他发现桑拿中心每天都有不少按摩女往酒店的客房里钻,几乎有三分之一的住客是来此找“小姐”的。作为房务总监,他感觉压力很大——万一被人投诉,公安前来检查,他避免不了责任。   因此,2005年初,公司管理层开会时,李向东当着酒店董事长及数位董事等高层领导的面,提出了“净化客房人文环境和相关配套服务”,领导们表示十分赞同。会后,余天成却专门找他沟通,说:“你的建议挺好,出发点也是对的,但东莞酒店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如果没有桑拿中心这块,酒店恐怕就开不下去了,所以还要拜托你多动动脑筋,营造出这样一种氛围——在外人看来,我们的住客都是有素质有文化的,但同时又要保证让他们玩得开心……”
   余天成说得没错——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东莞就被誉为“广东四小虎”之一,90年代又被称作“世界工厂”,蜂拥而至的港商和台商带着财富来到东莞,先是开工厂,而后大量投资酒店业。21世纪初,很多本地富豪也大规模进入,当地酒店业投资开始出现“井喷”状态,短短十几年间,东莞市的星级酒店增长了18倍,数量仅次于北京和上海。酒店业的竞争,使得桑拿中心等地下色情相关产业日益猖獗。   了解了这个残酷的现实后,李向东再也没有跟领导提及“净化酒店环境”的事。而且,他内心的顾虑也很快被张强打消了——张强告诉他,酒店董事长是香港人,在东莞有很多实业,余天成以及酒店的其他董事长也都是本地富豪,背景十分雄厚。张强鼓励他说:“老同学,你就放心干吧,我投资的桑拿中心余天成也有股份,如果没有强大的后台,我也不敢搞这一行啊!”
   2006年,张强的桑拿中心生意越来越红火,按摩女从最初的十几人,发展到六七十人。为了安全起见,余天成要求,凡是来酒店光顾桑拿中心生意的,都由李向东亲自招待、安排,因此,李向东每天忙个不停:先在大厅指引客户入住,然后带客户到桑拿中心挑选,再把按摩女派到各个楼层的房间。每一步他都要做得很到位,比如按摩女进房间时,在外人看来只是朋友来访或服务生进去。
   这年底,桑拿中心的“妈咪”辞职了。余天成一时找不到可靠的人选,干脆让李向东兼任“妈咪”。李向东连连推辞:“不行,我一个男的,怎能做这个?”张强却告诉他:“在东莞,‘男妈咪’多得很,这可是一份美差呀!”他许诺,给李向东20万年薪。想到这样一来,总年薪就高达50万元,李向东答应了。
   当上“男妈咪”后,李向东的工作重心转移到了桑拿中心。不久,他提拔黄莉做他的助手,协助他管理桑拿中心的几十名按摩女。黄莉是90后,江西赣州人,3年前在桑拿中心做收银员,后来为了多赚钱,开始做按摩女。“上任”后,她和李向东合作默契,把桑拿中心打理得风生水起。   欲望淹没良知 
  在“莞式服务”中为虎作伥 
  2007年5月的一天,余天成和张强找到李向东说:“现在桑拿中心生意不错,但有些单调,我们得搞出些特色来,才能胜人一筹!”3人绞尽脑汁,最后,张强一拍脑袋:“制造业不是流行ISO标准么?我们也来搞个ISO标准,怎样?”余天成觉得很有创意,吩咐李向东尽快落实。   张强开工厂多年,对ISO质量体系标准的培训流程了如指掌。在他的指导下,李向东很快初拟了一套“小姐”服务标准细则。尽管这些年耳濡目染,再加上“亲身体验”,他对这一行的花样早已烂熟于心,可他拟出的细则仍不能让张强满意。张强摇头道:“不行,项目不新鲜,也太少,而且语句干巴巴的,没有一点想象空间,这哪能吸引顾客?”
   于是,张强又叫来负责酒店宣传的策划专员,几个大男人坐在一起,在说笑中不断擦出“灵感”的火花,最终制定了“沐浴”“艳舞”“特技”等6大项目,每个项目中又包含多条细则,诸如“水蛇缠腰”“环游世界”“十指弹琴”“龙凤合一”等等,总共20多条细则,每条都绘声绘色、情趣盎然……
   当李向东将这些细则发给按摩女们看后,她们反响十分热烈,有的捧腹大笑,拍他的“马屁”:“李总,你真是太有才了!”有的则牢骚满腹,说那么多步骤,而且要在两个小时内全部完成,太累了!张强说:“工作量比以前大,但收费也高了,不会让你们吃亏的。”他规定,每个按摩女为客户服务一次,收取300——2000元不等,其中按摩女拿六成,其余都上交给张强,李向东也有业绩提成。
   接下来,李向东开始给按摩女们正式培训。课室设在酒店附近的一间封闭式厂房里,分批培训,每次二三十人。张强不知从哪儿弄来两货车橡胶模特、充气美女等道具,李向东先在讲台上用道具给大家做演示,交代每个步骤的做法,然后让按摩女们每人领一套男女道具,不断练习。在此期间,张强就在旁边来回监督,谁不用心,谁没做到位,他就大吼:“好好干,不想干就滚!这比在工厂打工轻松多了!”两人一文一武,让按摩女们服服帖帖。
   指导培训的还有黄莉,每次上课,她都会批发几大筐香蕉、苹果、榴莲等水果带过来——这些并不是给按摩女们吃的,而是用来锻炼她们嘴部力量的道具。培训时,香蕉和苹果被吊起来,或晃来晃去,或突然上升下坠,而按摩女们则必须跪在地上,至少持续吃两个小时;榴莲则主要是用来训练嗅觉的,经常刺激鼻子,让按摩女们习惯各种异味……十几天的魔鬼教学,强度比工厂技工培训还大。有个新来的按摩女,培训完后双膝都磨破了皮……
   经过这样一番培训,按摩女们的服务质量大大提高,客户们纷纷在评价表的“十分满意”一栏打钩。一天晚上,李向东亲耳听到有个客户在走廊的角落里给朋友打电话,“真不错!价钱贵不了多少,但比广州、深圳的水平高多了!你有机会也来玩玩!”当然,李向东也接到过客户的投诉,说按摩女笨手笨脚、太程序化、还总是催个不停等等。客户至上,为此,李向东不断完善并严格执行按摩女服务后的评估制度,根据顾客对20余个服务细节的事后评议,来决定对按摩女的奖惩。
   这种特色服务,让张强的桑拿中心迅速火了起来,来酒店入住的旅客络绎不绝。2007年底,李向东手下的按摩女达到了100多名。但效仿者也越来越多,他们这种ISO式的服务标准,被同行很快增加到了30多条细则,且美其名曰“莞式服务”。为了提高竞争力,张强甚至带李向东出国参观学习了泰国浴,以及通过日本成人视频片段等方式进行教学。
   在宣传方面,张强的桑拿中心开始只是依靠口碑相传,后来因为竞争激烈,他不得不派人发卡片,再后来,干脆用群发短信和通过网络招徕顾客。张强有个特殊爱好,就是收集各种“时髦”“经典”的荤段子、打油诗、顺口溜等,然后让李向东去找短信群发服务公司散发,比如“大白菜、西洋菜随便挑”“寒冬结束,鲜货上市,欢迎新老客户品尝……”这类“寓意深刻”的短信,能在几十个字之内,就将他们桑拿中心的“莞式服务”内容、价钱、联系人等信息囊括其中。而短信目标的指向也非常明确——李向东要求群发公司必须将短信发到珠三角乃至全国各地有相当消费能力的男性消费者手中,其中包括私家车车主、企业主甚至公务员。
   随着市场竞争白热化,李向东越来越感觉到“山外有山”。2008年6月的一天晚上,他听说樟木头镇一家酒店,竟然让“小姐”们在T台上穿着三点式内衣“走秀”,明码标价地让坐在台下的顾客自由选择。他告诉张强后,张强立即让他借鉴,并说:“他们搞三点展示,我们就搞裸体表演!”
   按照张强的吩咐,李向东第二晚就在桑拿中心大厅搭起了一个小T台,然后让穿着性感、甚至一丝不挂的按摩女们分为9人一组,分批上台展示。每个按摩女胸前都挂着号牌,“01”和“02”表示1000元和2000元,“03”——“09”表示300——900元。其中,一两千元的都是相貌较好、文化较高、服务质量突出或者“新鲜上市”的,反之价格则较低…… 
  “莞式小姐”们每月的收入普遍都有1万多元,有的甚至高达两三万元。而李向东除了余天成和张强发给他的薪水,另外还能捞不少钱,比如业绩提成、“小姐”们平时上贡给他的好处费等。一次他过生日,就收到了手下小姐们的2万多元“红包”,其中最大的一个里面装了6000元钱。当然,这些钱,李向东也不能全部揣进自己的腰包——他得打点好各路“神仙”,还得花钱应对各种突发事件,比如顾客闹事、扫黄等。   短短四年时间,李向东就挣了300多万元,张强、余天成等人就更不用说了。“莞式服务”让李向东财色双收,但也迷失了自我——那些年,他一直不敢把自己的真实工作情况告诉家人,甚至不敢接妻子和女儿到东莞游玩。每次回长沙,他也难以静下心来陪家人,夫妻间的隔阂越来越深。
   家破人亡
   人生风暴撕裂失足男人心
   不仅如此,李向东的良心也备受煎熬。在东莞,“小姐”们的流动性非常大,因为有很多是工厂妹“转行”来的,有的甚至是兼职,她们原本都很单纯善良,为了钱或被骗做了“小姐”,往往干不了多久就想收手。但是,张强为了保证充足的资源,想方设法困住她们,比如克扣她们的薪酬、雇黑社会吓唬她们,甚至掌握了她们家人的联系方式,用以威胁她们……这些手段,李向东有时都看不下去了,可为了自身的利益,他却不得不充当帮凶。
   2008年10月的一天深夜,张强带了20多个工厂妹过来,让李向东统一安排住宿,第二天就开始培训。李向东一看,那些工厂妹竟然都还穿着厂服,全都是十八九岁的样子。他悄悄问张强:“从哪儿弄来的?可不可靠?”张强说:“我自己厂的,出不了问题!”原来,张强的电子厂最近几年效益连续下滑,2008年夏又遭遇金融风暴,他干脆关闭了工厂,并带着那批女员工过来,准备专心经营桑拿中心。
   培训时,李向东才知道,那些工厂妹都是张强骗来的——她们以为是来酒店做服务员。但张强很精明,挑选的这些女孩有的来自偏远山区、文化低、胆小怕事,有的爱慕虚荣、想不惜一切摆脱贫穷,因此,培训时经过软硬兼施的逼迫,她们大多会乖乖听话。有一个18岁的贵州女孩,培训第一天吓得直哭,坚持要走,张强连劝带骂都没用。最后,张强让李向东联系了一个热衷“开苞”的本地大款,用2万元“红包”硬是把那个女孩糟蹋了,后来,她不得不破罐子破摔……
   对这样的事,李向东后来都麻木了。由于金融危机使东莞的制造业遭受重创,从2008年下半年开始,随着一间间工厂倒闭,大量厂妹涌入酒店业,当地一度呈现“企业萧条、酒店繁荣”的冰火两重天的景象。李向东还据此编了这样一条短信招徕顾客:“工厂成灾,厂妹谁爱,你还不来,机会难再……”
   随着“莞式服务”越来越猖獗,风险也频频出现。2009年初,李向东手下的一名按摩女在酒店房间里被嫖客用刀片割喉致死。几个月后,另一名“小姐”因在T台选秀时遭到顾客争抢,随后在外出被人包夜时惨遭“失宠者”报复杀害。诸如此类的治安问题,在东莞的其他镇街也时有发生。更令人震惊的是,一些招嫖短信竟发到了省市领导、中央领导手中!
   如此猖獗,必然引来严厉打击。从2009年11月开始,东莞警方多次在全市展开大规模扫黄行动。以前,张强的桑拿中心也曾被搜查过,但因有余天成等大老板撑腰,每次搜查都安然过关。为了应对搜查,酒店的客房也都暗藏玄机,比如将与“莞式服务”相关的水床、舞池、性用具等,设在暗室里。为了防范警察突击搜查,李向东每月还会对“小姐”们进行严格的反搜查演练——全身赤裸的她们必须在30秒之内穿戴整齐,并从预定的隐秘安全通道离开……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2010年5月的一次搜查中,张强的桑拿中心 “全军覆没”,骏辉大酒店也被停业整顿,张强、李向东和当晚在现场交易的“小姐”“嫖客”都被抓走。为了免去牢狱之灾,李向东和张强不得不花钱打点,好不容易才走出了拘留所。
   虽然重获自由了,但李向东做过的事情是再也瞒不住了。妻子罗雪虹愤怒之余,提出了离婚,李向东自知理亏,只好答应。罗雪虹要走了女儿、长沙的房子和几十万元存款。而李向东在东莞这些年,虽说赚了不少钱,但花费也很大——打麻将经常成千上万地输,后来又被张强忽悠,入股桑拿中心,多次投钱用于扩张,没想到被查封后全都打了水漂。因此,离婚后,他身上只剩下几万元零花钱和一辆小车。
   妻离子散,李向东追悔莫及。2011年初,他痛定思痛,来到深圳龙岗,在一家港资企业做培训主管,月入1万元。尽管与前些年在东莞的高收入相比差很远,但他觉得离开那种污浊的环境后,心里好受多了。2011年10月,余天成和张强先后来找他,想邀请他卷土重来,都被他拒绝了。   2012年7月,李向东听说骏辉大酒店再次被查,不久后正式关停。他庆幸自己悬崖勒马,脱离了那个行业,并希望能彻底忘却那段不堪回首的岁月。然而,2013年6月的一天,他突然接到前妻罗雪虹的电话,说女儿李婷婷在东莞黄江镇某酒店被人逼迫做了“小姐”!他如遭雷击,赶紧赶到该酒店后,反复交涉未果,最后报了警,才将女儿救出。
   原来,九年前,李向东到东莞工作后,就很少回家,偶尔和妻子相聚又经常吵架,这严重影响了女儿的成长。李婷婷变得越来越叛逆,不服母亲管教。2010年,李婷婷初中毕业时报考了长沙的一所“三流”艺校,坚持要做模特。李向东听说后大发雷霆——他见过太多模特出身的“小姐”,因此有心理阴影,生怕女儿日后误入歧途。可是,女儿根本不听他的。没多久,他和罗雪虹离婚,失去了女儿的抚养权,女儿也就更不听话。2013年5月,她和几个女同学到广州实习时私自接活,被人骗到东莞黄江镇“走秀”,结果被逼卖淫!
   “恶有恶报,这就是命啊!”面对女儿的遭遇,李向东痛心疾首!更大的打击接踵而来,李婷婷被罗雪虹带回长沙后,因此事退了学,整天被人指指点点;与此同时,李向东曾在东莞涉黄被抓的事也浮出水面,引来了更多闲言碎语。李婷婷不堪重压,2013年9月,18岁的她竟在家中割腕自尽了。
   噩耗传来,李向东顿觉天旋地转!他赶回长沙,想给女儿处理后事,悲愤交加的罗雪虹却不让他进门。此后数月,他都陷入无尽的悲痛之中。2013年底,由于精神不振、工作效率差,他被老板辞退,从此失业。2014年初,情绪低落的他去医院检查后,发现自己得了抑郁症……   2月10日,央视曝光东莞色情服务业,随之引发当地有史以来最强规模的扫黄行动,李向东听说后拍手称快。日前,他向笔者倾诉时称,原本他以为随着时光的流逝,自己可以忘掉那段丑恶的人生,可是女儿的离去却让他永远也忘不掉心中的这块伤痛。此时,他最大的希望是这次扫黄行动能将“闻名全国”的“莞式服务”斩草除根,不要让更多家庭因此破碎,这,也是他不惜自曝家丑的初衷。